<address id="xpxpn"></address>
<address id="xpxpn"><listing id="xpxpn"></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pxpn"></address>

        <span id="xpxpn"><th id="xpxpn"><th id="xpxpn"></th></th></span>
        <address id="xpxpn"><nobr id="xpxpn"></nobr></address>

          化妝品從業人員應高度關注“處罰到人”制度

          • 2022-11-18 15:28
          • 作者:張旭晟
          • 來源:?中國食品藥品網

            《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設置了“處罰到人”制度,即存在特定違規情形下,對公司(以下簡稱法人)實施行政處罰的同時,對公司內部相關責任人(以下簡稱自然人)依法給予行政處罰的法律責任制度。自《條例》實施以來,我國已有多起案例自然人被處以“禁止從事化妝品生產經營活動”的處罰(以下簡稱限制從業),涉及公司法定代表人、質量安全負責人、生產負責人等相關人員?;瘖y品行業從業人員應提高責任意識及對我國化妝品法規體系的認知水平。


            限制從業類型和適用情形


            《條例》中涉及對自然人處以行政處罰的條款有三條,分別為第五十九條、第六十條和第六十一條,包含的行政處罰種類既有財產罰(罰款),也有資格罰(限制從業)。按限制從業的時限分析,自然人可能面臨的禁業期依次為終身禁令、十年禁令和五年禁令。其中,第五十九條規定的終身禁令涉及三類情形,分別為無化妝品生產許可的生產和委托行為;涉及未經注冊特殊化妝品的行為;涉及有毒有害物質、不安全原料和不安全化妝品的行為。第六十條規定的十年禁令涉及六類情形,分別為涉及不合規原料和包材的行為;涉及不合規化妝品的行為;不規范的生產行為;更改化妝品使用期限的行為;涉及配制化妝品和不安全化妝品的經營行為;拒不召回、停產的行為。第六十一條規定的五年禁令涉及五類情形,分別為涉及未備案普通化妝品的行為;未設置質量安全負責人;委托監督不到位;未建立從業人員健康管理制度;涉及化妝品標簽不合規的行為。


            由此可知,《條例》第五十九條、第六十條和第六十一條在限制從業方面的處罰力度由重及輕,反映出我國基于風險分級管理的立法理念。需要特別提醒的是,在行政處罰裁量權方面,各地執法部門對于《條例》規定的限制從業處罰,不具有自由裁量的權力。簡言之,若自然人違規行為涉及上述條款中的某項情形,其所受到的限制從業期限,將是終身禁令、十年禁令或五年禁令之一,一般不具有減輕或從輕的可能性。


            行政處罰及刑事處罰的雙軌銜接


            值得關注的是,從《條例》設置的“處罰到人”法律責任來看,自然人除了面臨限制從業的行政處罰外,當其嚴重觸犯《條例》第五十九條和第六十條的違法情形時,還可能面臨被追究刑事責任的風險。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下簡稱《刑法》)中與化妝品安全犯罪相關的法條,包括第一百四十條、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一百四十九條和第一百五十條,涉及的主要罪名為《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的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和第一百四十八條的生產、銷售不符合衛生標準的化妝品罪。其中,第一百四十條主要以銷售金額劃定相應的刑罰范圍;第一百四十八條根據損害結果處以刑罰?!缎谭ā返谝话傥迨畻l還特別規定,對于單位犯第一百四十條至第一百四十八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各該條的規定處罰。因此,化妝品行業從業人員在面臨相應行政處罰時,依具體情況并不排除面臨刑事處罰的可能性。


            以“處罰到人”制度厘清責任對象


            《條例》在明確化妝品法人義務和法律責任的同時,將違法行為的責任明確到了相應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這種落實“處罰到人”的制度設立,將法人與其內部的具體自然人相分離,通過厘清責任劃分,意在減少法人作為獨立整體被處罰時承擔過于泛化的法律責任,并避免自然人濫用法人獨立人格保護機制,通過法人“代為受罰”而規避自身實際應承擔的責任。


            對于自然人的限制從業處罰,系依據立案調查結果形成的精準性靶向處罰,會因個案案情而有所不同。例如,粵藥監妝罰〔2022〕2003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對于化妝品企業法定代表人和生產負責人均處以終身禁令。該處罰決定事由為當事人生產的4批次產品被檢出化妝品禁用物質“氯倍他索丙酸酯”“鹵倍他索丙酸酯”和“賽庚啶”。添加違禁成分與化妝品配方變更、生產投料計劃等環節相關,故生產負責人也須為此承擔相應的過錯責任。因此,“處罰到人”制度的實施,有助于嚴厲查處真正有過錯的自然人,從而降低因其錯誤行為損害消費者和社會公共利益的風險。


            限制從業豁免的設想


            限制從業并非化妝品行業監管制度特有的行政處罰類型,在我國食品和藥品行業監管規定中亦有類似的制度。


            《條例》中限制從業的適用對象,通常為具有一定工作經驗和知識儲備的管理崗位人員。若此類處于重要職責崗位的自然人并非主動違法,其在違法行為形成過程中確有表達過明確的否定意見,但迫于法人內部管理結構制衡而執行了一致行為,那么其遭受的法律風險可能過于沉重,因此對于履職盡責的自然人,可以考慮給予限制從業的豁免。


            目前,限制從業豁免已在其他行業初步形成規章制度,這對于化妝品監管制度的深入優化,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值得各相關利益方共同探究。例如,市場監管總局今年9月公布的《企業落實食品安全主體責任監督管理規定》中第十九條,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五條的基礎上,對于恪守職責的食品安全總監和食品安全員予以處罰豁免,即當食品安全總監、食品安全員發現有食品安全事故潛在風險,并對相關食品生產經營活動等提出過否決建議,即使未被法人最終采納,對其本人并不予處罰。


            綜上所述,《條例》設置的“處罰到人”制度,對法人和自然人均體現出化妝品創新監管帶來的法律約束?!稐l例》及配套文件明確了各主體的責任劃分,法人和自然人應結合自身實際情況,形成有效的內部管理制度和職業風險自查規范,進一步規范化妝品生產行為,助力化妝品行業健康發展。(作者單位:上海驥路律師事務所)

          (責任編輯:楊柳)

          分享至

          ×

          右鍵點擊另存二維碼!

          網民評論

          {nickName} {addTime}
          replyContent_{id}
          {content}
          adminreplyContent_{id}
          沦为玩物的性奴全文阅读

          <address id="xpxpn"></address>
          <address id="xpxpn"><listing id="xpxpn"></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pxpn"></address>

                <span id="xpxpn"><th id="xpxpn"><th id="xpxpn"></th></th></span>
                <address id="xpxpn"><nobr id="xpxpn"></nobr></address>